评论
您当前的位置: 美协 > 评论 > 正文
《哈尔滨左翼作家群》创作谈
发布日期:2017-01-10 15:00:51        新闻来源:
哈尔滨左翼作家群》  油画  李振宇

 

 

 

    

    2015年,我省启动"黑龙江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该工程旨在鼓励和扶持美术家担当历史使命与时代责任,用艺术留住历史、再现历史、思考历史,创作地域特色鲜明、艺术感染力强烈,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囯家、无愧于民族的美术精品。

    由于工作关系,我有幸参与了"工程”的组织运作,也较早地开始思考我的创作选题。

    "工程"确定一百四十余个选题,涵盖了从鲜卑南迁建立北魏王朝至现当代跨越一千六百余年的重大历史事件,为美术家提供了丰富的创作资源。 我的创作选题是哈尔滨左翼作家群。

在伪满时期的哈尔滨,萧军、萧红、金剑啸等一批进步文学青年受到左翼文学运动的感召,创作了《呼兰河传》《生死场》《八月的乡村》等一批表现东北风俗民情的作品,形成了哈尔滨左翼作家群,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颇有影响。他们的作品表现了处于日寇铁蹄下东北人民的悲惨遭遇,表达了反抗压迫的气节及收复故土的愿望。

我确定这个选题,源于艺术直觉,与我的生活积累有关。在过去十余年的工作中,我曾多次参与接待外省文艺家来我省交流,陪同他们参观肖红故居和纪念馆。每一次,我都认真倾听专家的讲解,仔细观看馆藏的史料,对肖红和哈尔滨左翼作家群的情况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深深感动于他们的爱国情怀和抗争精神。同时,他们年轻、热情的形象,文雅、坚韧的气质也深深地吸引了我,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迹,不能忘却。

    那些年,  我曾读过肖红的散文集和《呼兰河传》,喜欢她的文字,也通过这些作品对肖红、肖军、金剑啸等左翼作家有了更生动的认识。我还有幸结识了金剑啸烈士的女儿一一金姨,并成为忘年交,经常听她讲父亲的故事。这一切,都是我和哈尔滨左翼作家群的缘份。

    确定了选题之后,我开始收集创作素材,再次参观了肖红纪念馆、东北烈士纪念馆、哈尔滨党史纪念馆等地,深入研究史料。同时,我在网上找到了许多相关的文章和图像,还观看了电影《肖红》和《黄金时代》。为此,我做了几千字的笔记,并将收集到的图像资料分类,给有代表性的左翼作家建档。

    通过研究史料,我明确了作品要表现的主要人物。几经反复,最终出现在画面中的人物有肖红、肖军、金剑啸、舒群、方未艾、罗峰和白朗,是哈尔滨左翼作家群的核心。我画作表现的具体时间是1933年。那一年,肖红 的年龄为22岁、肖军 的年龄为26岁,其它几位作家年龄最大的也不超过30岁。之后,他们陆续离开哈尔滨,继续从事进步创作和革命活动,成为中国左翼作家的代表人物。     

    进入绘制阶段,我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设计画面场景。要解决好这一问题,我想正确思路是从选题题目中找办法。题目中心词是"作家群",这就决定了作品的群像形式,无需戏剧性的情节。“左翼"作家们最有力的武器就是他们手中的笔和纸,是他们的作品,最让敌人畏惧的是他们的思想。有了这样的认识,我脑海中就呈现出了他们在一个很有人文气息的房间里秘密集会,研讨作品、交流思想的画面,一个很模糊的画面。之后,如何表现这是"哈尔滨"的左翼作家群呢。从视觉角度来说,这座城市最具特点的形象符号就是欧式建筑。有了这样的认识,我在画面的重要位置画了扇大窗,给对面的建筑一个突出的形象。

    接下来,我需要找到一个思路,把画面中的人物有机地组合起来。期间,我翻阅了大量资料,几易其稿,颇费思量。最终,电影《肖红》中的一个画面启发了我。画面中,肖红端坐桌前,伏案疾书的形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找到了表现这组群像的切入点。需要强调的是,画中的书案是一个重要的道具,把所有的人物联系起来、集中起来,具有不可或缺的形式价值。

    再接下来,我开始耐心地推敲人物和环境的处理办法。由于渉及的问题很多,我就谈谈大致的思路。

    人物的处理有三种办法,一是完全釆用人物原型的照片,比如肖军的形象和动势。二是部分釆用人物原型的照片,主要是肖像照片,比如肖红、金剑啸、方未艾的形象。先找到合适的肖像图片,再根据人物特点,找模特补上动势。三是没有合远的人物原型照片,找形象气质接近人物原型的模特,先设计好动势,再画速写、拍照片。我没有为人物设计大幅度的动势,而是让他们保持内敛儒雅的文人状态,在沉静中蕴含着力量。同时,在形象上,我让人物保持直视观众的正面或接近正面的状态,用他们坚定、深邃的目光传递穿越时空的勇气和信念。

    环境的处理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尽量简化,突出重点。出现在画面中的所有元素,都要和表达的主题有必然的逻辑关联,去除一切可有可无的道具。比如说背景部分,我重点刻画了窗外的建筑、墙上的相片,概括处理了墙面。

    关于窗外的建筑。最初,我曾想在窗外画层层叠叠的建筑,依稀可见阴云密布的天际,但由于人物的遮挡,无法实现这个方案。现在,大家看到的是窗外的建筑在空间中占比很大,天空占比很小,同时暗部占比大,亮部占比小,感觉比较压抑。我希望通过这样的安排暗喻现实的严酷,而天际的云霞则喻示着未来的美好。另外,黑洞洞的窗口就像窥视左翼作家集会的眼睛,令人不安。

    画中的窗,实质上是窗外景象的“画框"。我为了突出对面的建筑,去除了窗框上的欧式装饰,同时,收窄窗口宽度、并采用细条格子的窗框造型,使其与外部建筑风格相协调,更具这座城市的"味道"。

    关于墙上的相片。我直接采用人物原型的合影,并做了深入的刻画。这样处埋理,是希望左翼作家尽可能多地出现在画面中。

    关于墙面。我没有加任何装饰,只是借助斑驳的肌理增强其丰富性,表现其年代感。

    在这幅画的颜色运用上,我压缩了色彩的对比,用冷褐色调营造近乎于老照片的年代感。画面中,亮部面积小、暗部面积大,暖色面积小、冷色面积大,也暗喻了光明与黑暗的力量对比。桌案的红色得到了强化,在统一的色调中显得尤其突出。在我看来,红色的桌案象征着这些左翼作家的战场,是一个符号。同时,我简化暗部冷色系的色彩,通过对比使亮部暖色系的色彩更突出、更丰富。总之,我即尊重色彩的客观写实性,又强调色彩的主观象征性。

    这幅画的风格样式一如既往,专注精深、经典的表达,追求典雅、静穆的气象。较之以往的作品,我对这件作品的刻划更为深入,希望以精雕细琢的笔触传递内心深处的敬仰。为了表现人物坚毅、坚定的精神气质,我使用了大量的直线,并强化了边缘线。为了表现画面沉静、沉郁的意境氛围,我在做画时用笔比较规整,薄厚变化不大,还在保留人物和道具的立体感的同时,压缩了画面的空间感。

    我希望通过以上种种努力,能够准确地表现作品的主题,表达内心的感动和敬仰。

   “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以肖红为代表的哈尔滨左翼作家们就是英雄,就是中华民族最闪亮的坐标。我很荣幸能够参与这项美术创作工程,用画笔记录英雄,塑造英雄,让英雄在我的作品中得到传扬。

    目前,作品已创作完成,一式两幅。一幅规格为245cmx180cm,归省博物馆收藏。另一幅规格为130cmx100cm,归我个人收藏。

    我珍视这一作品,因为其凝结了我的心路历程,记录了我艺术的成长和信仰的坚定。

 

关闭